EN

ENCN

行業資訊

LED照明企業“扎堆”逃離新三板,進新三板沒啥用?

欄目:行業資訊 時間:2019年03月20日 瀏覽:

進入2019年,截至目前已有5家LED照企“出走”新三板。新三板果真已魅力不再?

晶科與新三板說“拜拜”

今年2月18日,晶科電子以一則公告的形式向外界宣布撤離新三板。該公告顯示,晶科電子股票自2019年2月19日起終止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換言之,晶科電子的新三板生涯就此畫上句號。

據悉,全稱為“廣東晶科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的晶科電子于2006年8月在廣州南沙成立,是一家從事LED器件、模組光源、光引擎及智能照明等產品研發、制造與銷售的高科技型企業,處于LED產業鏈中游環節。

而晶科電子登陸新三板則在三年前。2016年6月16日,晶科電子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中心舉辦了掛牌敲鐘儀式,由此正式踏足資本市場。談起資本市場話題,從來難以繞開“融資”二字。

那么成為“資本游戲”玩家之一的晶科,到底有沒有在新三板圈到錢?翻閱公告發現,其踏入資本市場后共有過兩次融資動作,目的“用于擴大生產經營規模及補充流動資金”。

2016年5月4日,晶科電子發布股票發行方案稱,本次股票發行的發行股數總額不超過6600萬股,2.3元/股,預計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15180萬元。首次公開募資的晶科電子似乎并未能得償所愿,最終實際僅募集到約8990.80萬元,約只完成計劃資金總額的3/5。

僅時隔一年之后,晶科電子開始了第二輪募資。2017年5月19日,晶科電子公告稱,本次股票發行的發行股數總額不超過9200萬股,價格為2.7元/股,預計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24840萬元。

相比前一次,晶科電子這次的募資顯然要順利許多,最終以“實際募集資金總額21141萬元”結束這一輪募資,接近計劃募集金額。

總體而言,雖說兩次融資均未達到計劃總金額,但晶科也并非融不到錢。有了資本的加持,“快速發展”可謂是順理成章。從晶科電子掛牌新三板前后的財報數據來看,其每年的營收和凈利潤都在持續強力地大幅度增長。

2015年度,實現營收3.09億元,同比增長43.42%;凈利潤-837.45萬元,同比下降34.02%;

2016年度,實現營收6.04億元,同比增長95%;凈利潤1578.62萬元,同比增長288.50%;

2017年度,實現營收9.02 億元,同比增長49.35%;凈利潤5046萬元,同比增長219.71%;

2018年上半年,實現營收4.50億元,較去年同期略微增長。(全年年報尚未披露)

正處于高速發展的晶科,似乎不再滿足于新三板,離開或許早已是“必然事件”。正如晶科自己在公告中所言,摘牌是“為配合公司業務發展及長期戰略發展規劃需要”。

LED照企扎堆“出逃”新三板

實際上,晶科電子從新三板退市并非孤例。

據統計,2018年已有聚科照明、升譜光電、時宇虹等20多家新三板照企相繼公告宣布終止掛牌。而進入2019年,包括晶科電子在內,今年已有五家照明企業選擇出走新三板,摘牌潮繼續上演!

1月3日,達森燈光公告稱,達森燈光股票自1月4日起終止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

1月17日,金彩虹發布公告稱,金彩虹股票自1月18日起終止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

1月25日,格林照明發布公告稱,同意公司向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申請終止掛牌;

1月25日,東能股份發布公告稱,因未能按照規定時間披露2017年年度報告,根據相關規定,其決定自1月28日起終止其股票掛牌。

LED照企現今的“扎堆退市”與當初的“蜂擁而至”形成的強烈對比,讓人感慨萬千。

其實,若時間倒退回到6年前,那又是另一番與現在截然相反的景象了。自2013年新三板試點擴大至全國后,照明企業掛牌新三板數量在2013年至2017年一直不斷增長,掛牌企業增長率更是在2016年達到頂峰。

可惜,新三板這種盛況并未能始終保持。從2018年或許更早之前開始,情況有了些改變,新三板漸漸不再是LED照企眼中的“香餑餑”。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掛牌新三板的LED企業數量僅個位數,而離開的則多達兩位數。數據背后,真相正逐漸顯現:新三板魅力指數在不斷下降。

種種跡象表明,新三板已不再如當初那般炙手可熱,而這不僅對LED照明行業如此,其它行業亦不例外。挖貝研究院數據顯示,2018年累計已有1518家掛牌公司告別新三板。從曾經的“狂熱”,到如今的“遇冷”,新三板經歷了什么?

新三板魅力為何正逐步消退

“進新三板沒啥用!”近年來,不少照明企業老板都如此感概道。那么問題來了,為什么越來越多LED照明企業選擇撤離新三板?

據觀察,雖大多數企業在公告中都會委婉寫到“退市皆因戰略調整”或并未作原因說明。業內人士指出,實際上,無融資、無交易才是大部分LED照企選擇摘牌的根本原因。而資本,又恰恰是企業發展擴張的有效保障。

那么,事實又是否果真如此?可以先來看一組關于摘牌LED照企的業績數據,因為業績本身就已經能說明足夠多的問題:

達森燈光2016年、2017年、2018年1—6月營收分別為0.84億元、0.91億元、0.53億元;

金彩虹2016年、2017年、2018年1-6月營收分別為1.5億元、1.95億元、0.79億元;

格林照明2016年、2017年、2018年1—6月營收分別為0.39億元、0.5億元、0.22億元。

可以看到,以上三家案例企業都有一個共性:均于2016年掛牌新三板,且在2019年初選擇退市,而上市之后業績并無太大起伏。

佛山市照明燈具協會會長吳育林分析道,傳統照明的利潤率越來越低,企業盈利持續不佳,大多企業現在處于發展方向不明朗而轉型又難的階段,所以導致找不到好的投資,只能轉身逃離。

當然,也有在新三板發展得較好的企業,比如上文提及的“晶科電子”。這類企業選擇摘牌,往往是新三板已經不能再滿足于它們的雄心壯志,所以,它們通常會將目光投向發展潛力更大的A股市場。

此外,也有企業直言摘牌就是為了“節約成本”。企業成本壓力有多大?過去的一年,被LED照明行業稱為“寒冷的一年”。從披露的年報數據來看,2018年大多數LED上市公司業績呈現出“跌跌不休”的局面。

而受市場寒冬影響最為嚴重的,正是中小企業這些弱勢群體,它們一方面要面臨著殘酷的市場競爭,另一方面還要承受著運營成本的巨大壓力。而這個成本壓力的一部分就來自于新三板掛牌后仍需每年支付的費用。

“現在企業都想摘牌,殼也沒人買,一文不值?!狈酱笞C券分析師指出,企業掛牌后支付的費用包括按年支付和按次支付的費用。其中,按年支付的費用包括律師事務所持續督導費、會計師事務所審計費以及股轉系統掛牌年費,而光是持續督導費每年就要20-25萬元。

在融資難且市場寒冬之下利潤不斷被攤薄的情況下,還要承擔新三板每年的相關費用,這對這些規模不大的中小企業而言,夠嗆。

歸根結底,不論“逃”抑或“不逃”,各個企業發展情況以及戰略思想不同,選擇也就有別。但從近兩年掛牌減緩、摘牌加速的情況來看,或許在企業內心,新三板早已不再是最好的歸宿。


標簽:LED照明

集泰照明-微信
180-8884-5357
四川麻将换三张下载